尹辣辣

🤔

【白魏】危险掉落 - 01

CP:白敬亭 / 魏大勋

分级:本章无车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传出LOF/请勿转载

*OOC敬告

*严重私设,未来科幻AU。

祝大家七夕快乐,选在今天开坑。瓶颈期写东西,大家见谅。

钟响过七下,头顶上的电子屏幕开始转换颜色。长方形的深红色天空迅速转入深黑的那一瞬间警察已看过太多次,习以为常。他从拥挤低矮楼群的房顶跨越狭窄得几乎无法区分的缝隙,来到另一座建筑房顶。白敬亭的体能在这一批警察中属于顶级,因此对他而言即使几乎没有任何额外电子设备的辅助,他也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便衣巡逻的任务。

白敬亭环视的这片区域属于燕京新城的旧城区。约莫二十年前,外来人口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入这片如今终于不堪重负即将拆迁的区域,这块占地约四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拥挤了超过一千万的贫穷人口,是各类恶性案件的高发区域——实际上这也是警署加派他们这些负责刑事案件的警官到地每周轮换巡逻的唯一原因。

警察把卫衣的袖子挽起,伸手握住两根生锈的钢管,轻车熟路地开始攀爬。他脚下的钢管隶属于一根不再运作的电视台信号发射台,原本高扬地占据着城市上空,但现在只能在茫茫众生中稍微占得一个高处的便利优势。听到片区要拆迁的消息,大家都想尽一切办法购买各种便携式房间加盖快件,贴在每一层的墙皮外。假如可以,就再加一层,使得拆迁时计算区域时可以在新城区置换更大的居住空间。

他攀到高处,鞋子和衣服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他向下打量,警车的亮光在地面被各种建筑挡住已经十分模糊。耳机里队友的信号传来,确认各处无恙。白敬亭也随便应答了两句,便将耳机摘下放进包里。他决议在这里消停一会儿, 然后再回去。

在老城区当中,这一片又是居民区。大多数人不敢为非作歹,偷鸡摸狗的小毛病他们不屑于管,黑帮贩售这种油水丰厚的工作也轮不到白敬亭。他坐在巨大弧形的边缘,两条腿自由下垂,完全不像是要掉下去的样子。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一块完全的黑暗里。

不是一般的黑暗。在这里,大多数人即使一贫如洗也不至于连开灯的钱都没有。而那一处则是彻头彻尾的黑暗,没有光,也不会发出任何引人注目的声音。那区域大概离白敬亭所在的发射台有五百米左右,在一群违章建筑里显得尤其诡异。白敬亭曾经猜测那大概只是还没被房主处理的空间,或者是大家有争议的属地——但谁知道呢。

他只是十分无聊。因为其他人总不会像他这样去揣摩一块黑暗的用意。白敬亭独坐着,胸前的通讯器忽然闪起两下红色的光。红色是刑警组的内部通讯信号,两下则是指代比自己等级高的上司。下一秒张若昀的脸出现在光幕上,使他不得不提起兴趣来。

“怎么了?”

“我听其他人说你又一个人出去?旧城区最近凶杀案发生率都涨了百分之两千了,你怎么还敢独自巡逻?”

“你就把打小报告的人名字交给我就成。”白敬亭言简意赅,“把他打一顿他就没那么多事了。”

“哎别介。把他交给你了以后谁管得了你,我上哪找你去。”张若昀笑,显然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白敬亭独行惯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其他人能限制这位祖宗,就算他老板来了也够呛。“何老师有件事找你。”

“何老师?”白敬亭抬起头,扶着一边的支撑架站起。“什么事?”

“不知道,你先来,省得一会儿找不到你人。应该是很官方的事情。”

白敬亭从支撑架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在二层平台上。他的右手手掌握着铁杆,随后迅速滑回楼顶。“现在官方的事情还敢找我了?”

“你这么说就是给我找不痛快,快点来。”

张若昀挂了。警察此刻已经回到了平地上,扣上头盔。头盔内侧的屏幕上展开亮白色的投影地图,被他不耐烦地一手拍掉。他将油门拉到最满,嗡地一声从垃圾堆边窜出,奔过狭长的街巷。在完全离开旧街区之前他又远远地看了眼那黑暗的角落,随后头也不回。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旧街区外的天色和旧街区那种全然的黑暗有些不同:此时则可以站在商业街车水马龙里观看由特效打造的天上繁星。再从商业区过去,则是行政区域。燕京依旧是亚洲屈指可数的政治核心,每天都有无数的飞船在这里起落,将人迎来送往。燕京警局总部就在这块行政区域的边陲。

姓名:白敬亭

职务:刑事一组副组长

准许进入,白组长,何先生与张组长在三楼实验室等您。

您六月份的工资已经到账了,请您记得查收。

恼人的人工智能。白敬亭暗自嘟囔,匆忙披起靠背椅上的黑色警服外套,向楼上奔去。一扇扇门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地自动敞开,直到最后实验室门口身穿蓝衣的警卫将他拦下。他还未说出挑衅的话门就又被打开了,使得他可以昂首阔步地走进,并不用受这群蓝衣傀儡的脸色。他刚想对自己迟到的行为客套一番,却发现房间里不只有他们三个。

甚至很多。医护人员围绕着一尊立着的冰柜忙碌,而与他相熟的两人反而站在一边。他向他们走过去目光却不想从那尊冰柜上挪开。张若昀看他出神,伸出一只手探到他脸前晃了晃。

“看什么呢?反正一会儿就是你的了。”

白敬亭脑子发蒙:“怎么回事?这是个人啊?”

那的确是个人。身高和白敬亭相仿,其他的并不清晰。他的身体都被泡在棺内白色的气雾中,只看得清他紧闭地双眼上有长且蜷曲的睫毛。男人的嘴唇许是因为长期的冷冻而变得苍白失去血色,使得他看起来似个尚未拆包的机器人玩具。

“他是个真人。”何炅递给他个文件夹。“上世纪保存计划的产物,应该是最后一个,除了他以外没有成功的。我们发现的时候,发现他并不像是其他人一样已经完全脑死亡,甚至身体也保持着很好的机能。我们已经唤醒过他一次了。”

“所以你们又把他冻回去了?”白敬亭并不敢呛老师的话,但是意思不言而喻。他翻开那份少见的纸质文档,发现上面全是有关于冰美人的资料:魏大勋,男,中国人,三十岁,籍贯东北。上世纪二十年代加入计划,从二十年代中开始沉睡至今。在动乱后因为无人注意福大命大活了下来,但可供考究的资料极少。当年这个项目是作为机密项目进行研发,但随着时间改变这计划最后居然彻底被忘记,直到最后才重见天日...不然真要等到个王子不知道要再过多久。

“总归是有毛病。他的眼球出了问题...”

“所以你们给他换了个零件儿,所以他现在的眼睛应该也是什么金属造的...我不在意。”白敬亭啪地一声关上手里的文件夹。他把它放在桌上,双手用力一撑坐在身后控制台上。“为什么要找我?”

“因为我们组最近缺人,而我本人最近即将高升署长,准备给你找个帮手。”张若昀拍拍他肩膀毫无遮遮掩掩的意味,“他原本是个警察。”

白敬亭将双手平举至耳边,相当无辜。“不是我自视甚高,没想过和比我年长一百岁的老古董合作的可能性。”说到这里,他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向老师。“后裔查过了吗?现在他们是在燕京还是在东三角集中区?”

“无一幸存。就算有,也估计没有人知道他这个人,他的保密级别很高。”何炅抱臂,面前工作人员通知他们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只要把麻醉气体抽离他就会苏醒。“就当帮我个忙。确实也不知道交给哪个部门处理,只能暂定这里。”

他闭口不谈政府内部的紧张格局显然是不方便,白敬亭不强求倒也不再反对。他们靠近那个冰柜,见证白色气雾一点点被转化为透明空气的过程。警察额外靠近了些,却未曾想睡美人的苏醒来得如此早。那双眼睛睁开,虽然即刻流露出困顿不解的神色,却也暴露出琥珀色的近乎透明的瞳孔。

白敬亭面部管理得当,心里却不得不被惊动,血管里溜过细密的电流。

他凑上前,冰柜缓慢打开,里面的人嘴唇动了动,像是想动作。白敬亭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抚这位祖爷爷——这位魏爷爷也没给他机会,双腿酸软栽倒在他身上。

看到此情此景另外两人心里都不知作何感想:这位爷爷现在尚且...是全裸的。

还好白敬亭没看到全部,不然他非得将魏大勋整个人摔出去。他尚且好心扶身上人一把,把他推回卧棺里站稳。哪知道这人居然挣扎起来。他一手捂着双眼视线,另手扶住边缘缓缓下坐,久久未说出半个音节。

白敬亭侧首,拂掉肩膀上男人留下的冰凉触感。隔着两层衣服他却依旧能感受到那绷紧的指尖扣下的低温,似乎要将他整个肩膀撕扯下来。警察退想右后方将位置让给老师,目光却灼灼透过被水汽模糊了的玻璃,盯着他蜷缩着的轮廓。

“大勋?”何老师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和缓。男人似乎有所触动,颤抖着的肩膀竭力保持平稳。随后他将手掌打开个足够从指节间窥探的缝隙,试探性地与人对视。许久的粗重呼吸声后他缓缓吐出一个嗯,手臂撑着自己站起。白敬亭方才注意到他线条漂亮的小臂;那是经常锻炼才有的结果。

“我在哪儿?”

那双琥珀色的瞳孔眨了眨,伸手在眼前抓了一把,但并没有抓到什么东西。他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的双掌掌心,随后又记起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因此又立刻树立起警惕。他环视四周,与白敬亭对视后再度发问。

“你们对我的眼睛做了什么?”


白敬亭揣测他们一定在这双眼球上花了点心思。科技部都是怪人,为整个世界惹上毁灭性的麻烦后又做更多的事情拯救他们。人造器官的存在是医学和材料学衍生至极端的后果——相对而言,机械器官比克隆器官的成本更低,甚至在道德上也更合理。即使他不赞成,但是他的意见在人群的欢呼声中聊胜于无。

魏大勋裹着一件单薄的病号服,在一群白衣白裤白口罩甚至白鞋的医护人员中看起来尤为可笑。他的问题更加使得他像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不,说是少年也不恰当。他询问的问题反而更像个小孩,需要提个幼教机在一旁指点。

“今年是...几几年?”

“公元二一一零年。新历六十年。”

“新历?你们用了新的日期?”魏大勋用手轻轻按了按眼睛。他几乎感觉不到这不是他自己的眼睛,目光所及之处都有自然浮现在眼帘里的数据介绍。他仿若置身于一场场景宏大设定精致的VR游戏,却不得不在极其真实的五官感受中接受这一切并非二十一世纪可以铸造的虚拟场景。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因为一些人为和自然的原因,生态和社会都受到极大影响。因此我们选择改立新历法。”

“我现在在哪里?”

“曾经的北京,现在被称呼为燕京区。除此之外全国都有这样一系列的活动区域。”

“我同项目的人都没有活下来的吗?”

“没有,你是唯一的成功对象。我们也觉得很幸运能发现你。我们是在曾经的化工厂区域发现这一批冰柜的。”

“哈,是我运气好。”魏大勋又突然转了话题:“造这样一双眼睛肯定很贵吧。”

他这突如其来的兴致让两个人都有些招架不来。所幸男人的眼睛已经完全锁定在白敬亭身上,一时半会之间似乎没有挪开的想法。白敬亭被他认真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舒服,干脆站起身来给所有人解围。他伸出左手:“白敬亭。我会是你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搭档。”

“白敬亭...”魏大勋却抢先他一步。“二十六岁?警察?”

“在二组工作了几年后调任一组副组长,所以你和你身边那位组长看起来都很厉害。”

警察抽回手插在兜里,微微仰起头。“你就这么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吗?”

男人的琥珀色眼睛又无辜地眨动起来。他没有回复白敬亭的话,只是用力地眨着眼睛,似乎在操作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对警察伸出一只手。他已然褪去所有的不安,活跃得让白敬亭觉得有几分不真实。

“不好意思,我这不是还不太会操作你们时代的高端玩意儿嘛,这消息就挂在眼皮子底下,不自觉就读出来了...消消气。我是魏大勋,也是个警察。”

白敬亭最后还是没让他的掌心落空。

TBC

评论(18)
热度(167)

© 尹辣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