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辣辣

勿扰真人,谢谢。

【獒龙】碰瓷01

小流氓张继科/正经理发师马龙
画风氢气迟早要完。

这篇短,写完忍不住就发了,下次来长点儿。




“我操你妈了个逼!”

张继科跑得气喘吁吁,还不忘给后面追上来的人比中指。小流氓手一伸把巷子里的自行车掀翻一路,哐啷啷倒了一大片。

他脑子里一脑子脏字儿没地方骂。他妈的你打扰老子吃饭老子还得伺候着你了?他妈的红灯区里哪儿有人管。

他转个头往人多的地方跑,从一排洗发店面前奔过去。霓虹灯粉粉嫩一片搭上彩色LED灯管能亮瞎他眼睛,四处瞧瞧到处都是比基尼女人立板,鬼都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还有穿情趣内衣的,这就辣了。张继科意识里蹿过去一个不怎么健康的念头,念着这块儿的规矩。咬咬后槽牙也没怎么看招牌,他转身就推开路边一玻璃门。反正开在这儿的店都不是什么好货色,进去装个嫖客准没错。这红灯区的头等规矩就是不能坏了洗发店的生意,量你天王老子也不敢冲进来坏了老大的面子。

反正又不是没去过谁怕谁啊。小流氓用的力气大了居然还没撞开门,砰得一声和透明玻璃来个亲密接触。他屁股落地坐在地上刚想骂娘,就听见后面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张继科气得急了想着这是天要绝他要他和这些sb决一死战,手一撑就从地上起来随手抓了一垫电动车的砖块拿在手里。

他妈的,砸不死你。他紧紧攥着那块砖头,想着就要砸那个戴眼镜儿的脑袋。
然后他就被人抓着手腕一把拉进门里。


一扇玻璃门把所有爱情买卖和夜店之王都隔在外面。张继科咂舌,看着眼前这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
穿个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手腕,手里还捏着个剪刀。好像是刚洗了头似的,刘海服服帖帖揉在额前,这么热的天也没流一点汗,干干净净的。

小流氓愣了一下,下意识抓着这张俊脸想亲——实在不能怪他,这张脸实在是好看。张继科一边把嘴唇送上去,心里简直百感交集。他想着现在理发店都流行这个款儿了?清纯禁欲系的?说好的日系美女呢?这简直是超值优惠了还这么热情啊送货上门!他不知道自己喉结滑了一下。

“我操!刀子往哪儿呢放下!”他嘴唇就差着人那人白净的脸一公分了,他感觉什么东西抵在自己裤子皮带下面。吓得张继科连耷拉着的眼皮子瞪起来瞧这小伙儿。

小伙子皱着眉毛很无奈,又像是多次经历经验丰富似的叹了口气。


“喂,我们这儿是正经理发店啊。”


张继科不信,手还抓着他领子不撒开不管不顾看着他。小伙子很无奈地伸手指了指他身后的牌子,张继科抬眼眯着那几个黑字。

JayJay造型。

我操真的搞错了。张继科最后用指腹蹭了一下他衣领以存下一些温柔的触感才恋恋不舍地撒开手,刚准备开腔道歉,背后的门就打开了。

小流氓机警地一回头,把理发师挡在身后。

居然刚刚那个戴眼镜的孙子(zei)。张继科怒了抬嗓就吼,现在他就更不慌了,还带点英雄救美的义气。

“你怎么能进来,你懂不懂规矩啊?”
“你要对我师兄做什么啊?没挨过打是吧!”

张继科握着那块砖头的手松开,砖头在地上掉个四分五裂,砸在他和那傻逼的脚背上。


他叫他什么?师兄?张继科扣了扣耳朵。


“你们不要ze样...”他身后的那个男孩子这样说,一边拨开张继科放在他小腹上的手。

“许昕你怎么惹上他的?”小伙子把剪刀放下,插着腰站在他们面前,好看的脸上全是“天要灭我”的头疼样儿。

“还有你,你是谁呀?”理发师转头问小流氓。
张继科赶快把双手互相擦了擦,义正严辞地说:“你的男朋友。”
“我操你...”眼镜儿拳头又举起来了就往张继科脸上挥。
“许昕儿别呀这是我的店!!”


TBC.

耍流氓啊我是...

评论(5)
热度(103)

© 尹辣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