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辣辣

🤔

【詹孟/孟詹无差】Where Do Broken Hearts Go

Where Do Broken Hearts Go

 詹孟/孟詹无差

一发完,文笔复健。

好久没看了,怕OOC。不过也没那么多顾忌了。

Wiley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了,新郎(娘)不是我。我好难过啊哭唧唧。捡起玻璃心。

詹孟詹无差。

…我要骂人了,都是套路。

 

 

        詹姆斯一直觉得吴孟天是个有点烦人的小鬼,从开始到现在,他只对这一点坚信不疑。


        愚人节办婚礼真不是什么好决定。对着镜子他伸手把自己的深红领结抚正,接过东秀递过来的梳子将起床时还没完全梳理清楚的头发一根根弄齐整。他依旧有些困,今天凌晨飞机才在北京落地,眼里浅淡血丝证明昨晚上的睡眠质量并不高。身后布莱尔正和德国人激烈地讨论着什么,他并不能听得太清楚。指尖沾上一点发胶做最后的定型,满意地对着镜中人点点头,顺势转身在梳妆台上坐下来:这个房间太挤,TK11的所有人都在这个只有两张床的套房里,你甚至找不到一张多余的凳子。


        罗密欧趴在床上声情并茂地朗诵着自己婚礼上要读的发言,詹姆斯听着听着嘴角就不由自主地翘起来,从西装裤口袋里抽出一张小纸条。昨天晚上在多伦多等航班的时候,他也写了点东西。詹姆斯把小方块拿在手里把玩,抬眼恶趣味的想,这么多人要是轮不到他,怎么着自己也得把吴雨翔挤下来。


        这种事情绝对有可能发生。


        “Hello everybody~”正主带着顶鸭舌帽,大黑墨镜,手里提着两个星巴克的袋子偷偷摸摸从门外溜进来,自然得到了一片嘘声。“都九点钟还不去换衣服,想什么呢你。”安龙端起一杯拿铁递给詹姆斯。他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赞许地点了点头将墨绿色吸管插进杯子里用力吸了一口,熟悉味道在舌尖蔓延,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吴孟天笑嘻嘻地给几位拱了拱手,有模有样地看得他只想笑。


        看着众人打闹,詹姆斯没意识到今天的他有些过分沉默,直到这群人不知道谈了些什么直盯盯对着他让他满背冷汗。


        “看我干嘛?”他嘴里含着饮料喉咙里含糊不清地发出声音。“他这个黄金单身汉资源的严重流失,也不用这么如狼似虎地盯着我看啊。”


        布莱尔发出一声响亮的嘘声。他给了英国人个飞吻,英国人当即干呕起来,其他男人立刻别过头去装出今天天气真好我什么都没看到的表情,只有美国人捧着巧克力笑得一脸春光灿烂。


        这样都笑?他今天心情是真的很好。詹姆斯收回手指漫不经心地摇了摇手里空了的塑料杯,自作主张地决定大赦天下,在今天放弃对于吴孟天的一贯偏见。“九点半了,你快去换衣服吧。”手指揉揉酸胀的眼睛,詹姆斯催了声,但是美国人装作没有听到——也许是真的没有听到,房间里又被自拍和天天爱消除的节奏带飞了。詹姆斯翻了个白眼也拿出手机,成功绕开多日未被临幸的微博点开Ins。


        他关注了孟天,因此能看到刚发的动态,是那张在微博上发过的戒指照片。按照詹姆斯骚包的品味——好吧他自己不会承认这点——这两枚戒指看起来是有些过于简朴了。但这也轮不到他选。


        下面评论里一片翻墙的妹子鬼哭狼嚎,除去祝福外还有自家老公被人抢走心碎满地。詹姆斯乐了,没怎么犹豫地给人点了个小红心,继续浏览评论。花样真多。他不得不感叹一句,从emoji到言表,甚至还有歌词的。


        “你粉丝的玻璃心,你得收好了。不然我可帮你捡走了。”他抬头对着面前的人说。

        

        “Where do broken hearts go?Tell me where you hide it now?”孟天得意地哼着小调。


        眼前的美国人手指在戒指上不断抚动,只能让詹姆斯感觉自己跨过半个地球连时差都没倒过来,一脸睡眠不足的倒霉样儿来参加他婚礼都值。詹姆斯按灭手机,对于这种忽然的感情澎湃无可奈何。


        Wiley you are definitely, a trouble maker.


        加拿大人又揉了揉眼眶,听见安龙又在催孟天去换衣服。美国人对着他吐了吐舌头,转身走到门口,门正要合拢又猛地推开,那双蓝眼睛再次蹿出来,盯着他们所有人——好吧至少是大多数的。


        “单~身~狗~”


        门合上了。

 



        詹姆斯望着房间里剩下的人,趁着他们还没有把自己五马分尸,偷偷迈开步子向前准备跟着孟天溜走,却被一个枕头正中后脑。他恼怒地把枕头丢回去揉了揉自己刚刚梳理整齐的发丝,对着罗密欧狠狠翻了个白眼,手却伸到口袋里拿出一个银色的指环套在无名指上。


        “单。身。狗。”他佯装狠毒地吐出一个个字,却盖不住嘴角疯狂上翘的弧度,随后他恶狠狠摔上门,将各种语言的大吼关在门后。孟天还没走,靠在酒店墙上笑弯了腰。詹姆斯不留情面地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美国人一个走神抱着脑袋嗷嗷叫起来。


        “我告诉你了我这段时间是在很赶,你何必呢?”加拿大人将戒指调整角度叹着气,微微侧了脑袋在接受年轻人的吻。孟天。


        “这样比较好玩嘛。”美国人大大方方拉着他的手往自己房间走。


        “可是我真的很累…”詹姆斯修长食指轻轻松松和他的交叉,握紧。美国人又不理他了,把一首歌唱出各种花样。即使他对于这首歌颇有微词,但也不能用另外一只手去蒙住他的嘴。美国人的语调带着那种习惯的阳光和温柔。

    

         “Yeah, it took me some time but I figured out,how to fix up a heart that I let down.”


        “你跳过了一部分。”


        “我以为那部分你知道的。”


        “我是知道。”詹姆斯气结。


        “所以那没有唱的必要了。”


        “Ymmm可是我比较想听。”


        “啊,看谁现在比较像小孩子。这种乐团是你喜欢的类型?”


        “不是。”

        因为你是我喜欢的那个类型。

        詹姆斯望着他斜前方的那个背影,那人时不时的回望他。这条走廊长得走不完了,他也希望永远不要走完,这样就很好。



        “Wiley?”

        

        “Yep。”


        “I love you.”


        “I love you too.”


Get a taste of your lips on the tip of my tongue

It's at the top of the list of the things I want

Mind is running in circles of you and me

Anyone in between is the enemy

Shadows come with the pain that you're running from

Love was something you never heard enough

-One Direction Where Do Broken Hearts Go


Btw,詹姆斯没想着和那些女友粉来抢男朋友。






他是来抢老公的。


The End。

评论(7)
热度(26)

© 尹辣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