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辣辣

🤔

Mr. & Mrs. Alofs 04

本章过渡。第三章链接走http://oddinaaaaaa.lofter.com/post/447660_838e554

大家久等了ovo

 


For You I will risk it all.

-Sam Smith

Writing's on the wall



04

        有些东西,久而久之就会成为习惯。对于孟天来说,七百多天过去,他和詹姆斯的爱情终于从一见钟情的火热,化成每天早起后落在额头上的早安吻。然后他们会坐在餐桌旁边吃掉昨天晚上做好的火腿三明治,或是冻得冰冷的水果沙拉。然后他们再亲吻彼此,出门,开车,向左向右。有时候他们其中的一个会出差,于是这流程便简化成一个人。


        詹姆斯除了偶尔觉得少了些什么,也不会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奇怪——稳定而满足,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花花公子。和美国小子住在一起的两年,特工渐渐懂得把外放的魅力收起,只在偶尔的时机展示,或者只展示给对的人。他开始习惯牵着孟天的手在傍晚出门,像每一对年轻夫妻一样去电影院看爆米花电影,把特工动作片看成彻头彻尾的笑话。特工生活和日常的结合是多么美妙。他们住在加州灿烂阳光下安静地泛着波澜的海边,夜晚天空星星点点,让詹姆斯想起当年灰暗灯光下,孟天被情欲渲染的蓝色双眸。


        要是时间就这样毫无止境地流下去,他也愿意。

 



        一个风平浪静的早晨。


        孟天抿掉杯口上的牛奶,凑过去亲他脸颊:“Bye~”乱糟糟的褐发堆在头顶,尚未睡醒的模样看起来可爱极了。男人在他额头上留下一吻,将门在身后关上。


        腥咸的海风刮过詹姆斯的额角,但吹不乱他一丝不苟的发型。他不动声色的转身上车,指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余光却没有放过对面别墅三楼左数第二个窗口窗帘后几乎转瞬即逝的闪光。


        该死。心底暗骂一句,詹姆斯发动车子,按照罗密欧给他规划的道路疾驰,果然未过几分钟,后视镜里出现一辆看似平白无奇的私家车——鱼上钩了。男人并没有对身后的尾巴投以太多关注,双目专注地注视前方:再过两个路口就是监控录像的死角。手拉开副驾驶座前的抽屉,掏出包烟和打火机来,点燃一根夹在指间。


        还有五百米。詹姆斯咬紧烟嘴一踩油门加速冲刺,身后的车反倒贴近距离,他都觉得自己能闻到那群家伙腰间枪膛里的火药味。也许是看上去很帅的沙漠之鹰…都喜欢用这把枪装模作样。他恶意地想着把烟头丢出窗外,对着正后方比了个中指——他得保证后面的人都看见这生命里最后一眼不是吗——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那辆车翻滚着向山下冲去,一股热浪要烤焦他的后背了,真火辣。


        电话铃响。


        “摇上窗子开快点,如果你不希望新车的车轮因为温度过高而融化的话。”布莱尔收回架在窗台上的狙击枪,蓝牙耳机里传来詹姆斯的调侃:显然他又没把自己的话放在耳里。英国捏捏鼻梁,耐心地听着加拿大人的要求:“上次和你说的新房子的事情,决定了么?”


        “找到了。我不觉得你换了房子能对他的安全有什么保护。”


        特工沉默,“他们找到新的地点应该还需要一些时间。”车子在公路上飞驰,“那我就在他们找到那里之前先做掉他们。”


        “有点困难。”


        “我就喜欢挑战困难。”詹姆斯微笑。


        “最大的困难才不是这个,你知道的。”布莱尔不留分毫情面拆穿他正经的微笑:“你知道,永远瞒着孟天是不可能的。他已经有所察觉了。”


        “我喜欢挑战困难。”加重语气再重复一遍。


        “那你要等到哪天才能真正挑战困难?等到看着你因为任务牵着别人的手?还是收到你的荣誉证书和死亡抚恤金?”


        詹姆斯猛地把车一停。“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吗?”


        布莱尔在人看不到的地方耸肩:“我们都是特工,现实点好。”


        “可你毁了我的好心情。”詹姆斯攥紧方向盘。


        “那对不起咯,换好衣服,你的‘新娘’还在做白日梦呢。”布莱尔回复,没有半分歉意。


        詹姆斯用力扯下领带丢到一边。他知道,布莱尔说的都是最平淡而残忍的事实。


        是他抗拒的未来。

 

 


        关上门,孟天放下玻璃杯冲上楼梯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背心把自己套进衬衫里。大卫还有五六分钟就到了,他可不想拖拖拉拉又被俄罗斯人嘲笑,然后再把路虎开出飞机的速度。


        随便从柜子里抽出条深蓝领带在脖子上打了个结,孟天的指甲抠着光滑领带的边缘——很好,和领带的主人一样十分帅气。


        说起领带的主人,孟天总觉得近日以来詹姆斯的行径实在是有点神秘甚至是鬼鬼祟祟——难道是自己想得太多?可是书房电脑里偶尔会出现的加州地区住房搜索记录对于他们俩来说实在是太反常了。


        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自窗口探去那辆黑车已经拐过山角出现在视野里。刚刚好,孟天取下衣架上挂着的风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躬身。“Perfect,Wiley.”

 


        “你不觉得你自己这条领带很蠢吗?我是说,蠢到家了。”大卫抬起目光看着镜子里的孟天,不留情地批判他的糟糕品味。“还有你就不觉得你身上这件风衣太大了点吗?”


        “如果你没想催命鬼一样督促我,我也不至于穿着詹姆斯的衣服和领带出门。”孟天恶狠狠地反唇相讥,“你的品味绝对是有问题的,只穿黑色会热出病来。”


        “是,我原来还认为你会是经常在上面的那个,结果呢,‘我品味很有问题’。”大卫翻个白眼呛得孟天说不出话来,过了一晌才回过神:“你开车能不能专心一点,看在我们后面还有四五辆跟屁虫还在对我们不停射击的份上——”


        话音未落一颗子弹重重打在车后镜上,孟天赶紧伏下身子,看着表盘上的指针一点点向一百二走去:“你只是说你来接我,那这些人是什么鬼?你给我带的欢迎大队吗?”


        “别指望我刚从监狱岛上下来还能给你什么三番风情小礼物,本来指望在路上甩掉他们的,可是开到现在还是有几个穷追不舍的——而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估计你正在詹姆斯的怀抱里睡得正香呢…其他几个人,告诉我,他们不愿意出L.A来帮我这个忙。”大卫眼框下盖着淡淡的青黑色,面无表情地从座位底下抽出两把手枪丢到后座,孟天把子弹上膛将半个身体探出窗外,连开几枪终于打爆了其中一辆的轮胎。


        “安生日子过太久,有点没准头了。”孟天坐回位置,皱眉换弹,又向后面射击了两轮,这下只有一辆了。“最后一辆你来还是我来?”


        大卫猛地踩住刹车,拔钥匙熄火。孟天心里警铃大作:“嘿嘿嘿你想做什么?”


        “如果你怕了就呆在车里别出来。”大卫从孟天手里拽出一把枪,捋了捋有些褶皱的西装。孟天看着俄罗斯人带着阴沉的表情向最后的敌人走去,心里默默地给那些人划了个十字架:早知道他应该把所有车的轮胎都打爆的。


        他早应该记得的,俄罗斯人虽然长了张娃娃脸,可血液里的暴力因子半分都没缺。


        一阵枪响。


        大卫回到车上的时候孟天已经上了驾驶座,摆明了叫他去休息。他也不扭捏,坐在副驾驶上戳弄手机,查看最新的任务提示——洛杉矶表面上看是风平浪静,暗潮汹涌也估计只有少数人能看见。最近他们应该是被敌人盯上了…无论谁,走到哪里都会惹上不小的麻烦。上个星期东秀才刚刚从医院里出来,而他们几个几乎是连轴转了半个月。大卫疲惫地闭上双眼,脑海里的盘算却没有停止:他们需要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


        孟天也不可能永远瞒着他的丈夫,长年累月地只负责在加州的任务;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有些筋疲力尽,而现在的他们面对的敌人和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孟天沉闷地叹气,洛杉矶依旧晴朗的阳光却没法给他带来几年前的好心情。


        重重心理压力之下,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两辆车在海滩的两端打了个转,向同一个地点驶去——而那座山丘上的教堂可不能预兆接下来应当发生的事。


TBC-

评论(5)
热度(35)

© 尹辣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