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辣辣

🤔

Mr.&Mrs. Alofs 03

Mr.&Mrs. Alofs 03

02 链接走 http://oddinaaaaaa.lofter.com/post/447660_81f96d7


03


It must be an omen.

-Sam Smith Omen


        让孟天这个自大的小伙儿承认世上有人比自己帅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不过詹姆斯能轻而易举的做到这点。一米九二的身高加上深邃的双睛,还有标准的八块腹肌,再加上双倍性感的小胡茬,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能因为他挪不开腿——他得承认自己也是其中一人,他安心地缩在自己的那块阴影下,看着詹姆斯只穿着一条泳裤向自己大步走过来:他真是圣莫妮卡海滩的一道风景线。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年轻特工相当得意。他当然不会介意别人看向自家伴侣的目光,实际上这让他更有成就感了——吻痕这种东西可不是三天两天就能消掉的好吗?至于别人能不能成功吸引詹姆斯的目光——提到这个他就更加自信了,孟天更不缺乏安全感。

         

        詹姆斯走到伞下扯下垫在靠背上的浴巾随手一搭,在孟天递过来的三明治上咬上一口:“假期都快结束了,你还是不愿意去晒晒太阳吗吸血鬼先生?”孟天伪作害怕的一蜷身子让自己离夕阳远远的,引来男人的一阵爆笑:“你真是太可爱了,Wiley。”“我在肯塔基州晒过的太阳比你这一辈子都多。”孟天挖苦地回复,整个人愈发孩子气起来。詹姆斯更是难以自持地大笑,收获美国人的两枚白眼。这可和笑点高低没关系:Wiley实在是太可爱了。詹姆斯嘴角弧度敲得高高的,拿起手机戳弄几下:“今天是最后一夜了,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孟天眼珠一转:“很抱歉,但今天是和朋友说好了的单身派对,我可不打算带你去。”

         

        “Well…正好我也有几个生意上的朋友约我参加酒会。”男人的声音里有几分歉意消散在年轻人轻松的表情里。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不过我可会在单身派对上守身如玉的哦——”最后几个音节怪声怪气打消了他所有的顾虑,他贴到耳边对年轻人轻轻说说:“那我希望我的灰姑娘能在十二点前回到家。”

         

        无论如何,姜还是老的辣。孟天的铁齿铜牙又再次失效,只好愤愤地小声嘟囔着类似于“后妈”的词。特工扯着人的胳膊把他从座位里拉起来送进温热里,在夕阳照耀余热未消的沙滩上留下一长串脚印。

         

 

         “欢迎回来——以及恭喜你终于脱离了单身贵族的身份。”詹姆斯稳托着手中的红酒在西装革履间穿行,时不时向不明情况的女人们送去媚眼。“实际上还没有。我本来今天打算向他求婚的,但是你打破了我的计划。”

         

        “这可不能怪我,”通讯官指尖轻动将资金到位做好最后的准备。“不解风情的中国人喜欢压榨劳动力不是么。”


         詹姆斯翻了个白眼,动作和孟天有七分相似:“拜托,彭宇还在因为我嘲笑他找不到女朋友那件事而不爽啊?”“那我就不知道了…”罗密欧不会承认他在其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谁叫特工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令人嫉妒了。


        特工搁下手里的酒杯,随着人流向酒会大厅走去:这是个规模还不错的派对,每个人脸上都戴着半边面具,让人无法彻底看清长相,除了保护客人的身份,估计还为了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的上半张脸颊也隐藏在一片薄薄的银色金属后,目光机警地打量着人群。   “所以今天任务到底是什么?偷窃?还是只是喝酒?”马提尼度数不深却讨好了他,舌尖依旧弥漫着那股令人喜爱的甜味。


        “钱划到不记名账户了。”罗密欧漫不经心地扫过那数字后面串零,满意的点点头:“把那枚戒指拍回来,顺便,把那小偷抓住。”


        “对于钻戒,没问题。可是他也轮得到我们来做?CIA没领工资吗?”詹姆斯在最前排落座,笑着接过侍应生递过来的叫号牌。

         吵嘴拌价不亦乐乎的人才没发现侍应生抖得惊人的手。

 


         孟天扯了扯身上略小的服务员装束,有些过窄的领结勒得他喘不过气来,他的头发还居然被强行染成了金黄色,恶心的化学物质味道在他的鼻腔里挥之不去。脸上贴着的是刚刚制作完成的易容材料,黏糊糊的让他担心这种新技术到底靠不靠谱——下次他一定要拒绝安龙给他发送这种需要易容的任务,尤其是当大卫在他的托盘上放上一叠小费的时候,他觉得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又回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


         这次的任务难度不大——抓捕一个国际罪犯,他这次的目标就是这次拍卖的非洲钻戒,克拉数大得惊人。孟天不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却对那个小偷充满兴趣: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轻而易举的从CIA手下逃脱?虽然美国政府的那群特工大多数都是没长脑子的傻蛋,但也不至于让他轻易脱逃。孟天脑子里还没理清,一边将手里的牌子递给坐在排首的贵公子。


         “谢谢。”男人的声音很熟悉。孟天猛地抬头,该不会是…


         WHATTHE FUCK。虽然那人的半张脸被遮盖在金属下,可他还是能在一霎认出这人来。近日和他天天耳鬓厮磨的人,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詹姆斯怎么他妈的会在这儿?孟天的嘴角抽搐,还好男人并没有注意。孟天三步作两步迅速走到拍卖场的角落,确定没人听到之后咆哮出声。

         “吴雨翔!你是疯了吗?”

         “欸…Wiley,火气别那么大啊。”吴雨翔几乎是憋着笑,少有的恶作剧心理,他们早就策划好了一场戏,怎么能是孟天说断就断的。


         “不止你一个对吧,还有他们几个?”特工咬着牙狠狠地低吼。


         “你不如想想怎么抓小偷吧,他就在现场了。”不打算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吴雨翔在人看不到的地方耸肩。


         “你等我回来。”孟天摔下一句话,又匆匆回到人群里去;站在詹姆斯身后看着他挺立的背影,心里一阵发虚。他怎么会想到这样不讨巧的事情现在就会发生,如今也只能咬牙上了。年轻特工默默攥紧了拳。


         拍卖会开始了。拍品大概都是世界各地做工精美的一些小物件,让见过以百计珍宝的孟天也有些移不开视线。可詹姆斯却好像兴致缺缺,不断看着腕表。分针走动了快两圈,马上就要到本场最后一件拍品,那颗钻戒。詹姆斯眨眼振作精神,像旁边的富家公子们一样在座位上挺得笔直,决定加入竞争。而孟天却像热锅上的蚂蚁手心上直冒汗:大卫已经起身走向舞台,而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居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最后的拍品其实并不是一枚钻戒,而是令人惊喜的一对…”孟天无暇顾及主持人在说些什么,他仿佛被危机感胁迫着快步走到詹姆斯旁边,手落在他肩膀上:“Mr.Alofs…”


         灯光突然熄灭,眼前被漆黑彻底占据。孟天的手难以自持的打颤,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在拍品旁边防止可能的危险,这只是个小偷而不是什么该死的手持枪械强行入室的匪盗——但关心则乱。黑暗里他的心脏搏动声好像比女人花容失色的尖叫还要响亮。耳边混乱不堪,隐隐还能望见带着枪械的保安从身边鱼贯而出,冲向走廊。


        他听天由命的闭上双眼,忽略德国人要求他配合行动难得严肃的语调,把自己刚刚想要说的话颤抖着送出口却被男人一把抓住放在肩上的手。


        哦该死。孟天在那一瞬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被识破了,詹姆斯的语调是他从未见过的严肃:“你干什么?”


        “我…我保护每位客人的安全。”结结巴巴的回复,他的心脏好像快要跳出胸膛,意识到对方并不能看出自己才好不容易捡回一点冷静。发现了又能怎样?告诉他这就是自己的化妆易容派对吗?


        詹姆斯噤声,抓住他的手并没有松开。他冰凉的掌背被人掌心温柔触碰居然觉得有些发烫。坐在位置上的人皱眉,这只手带给他的感觉有几分熟悉,他顺着手指向上探去那人的手却有了退却的意识,于是他把那只手紧紧攥住。孟天额头上蒙了一层冷汗,好像鼻腔里的化学气味都更加猛烈了。心里的祈祷声不停重复着:快亮灯吧…


        黑暗里几乎所有人都惊慌失措,而他们彼此沉默对抗着。那种熟悉感萦绕在年长特工心里,看不见情况的意大利人摸不着头脑只好催促他,可詹姆斯却没有移开自己的手。

 

        灯突然亮了。

 

        孟天趁着亮灯时詹姆斯眨眼的刹那迅速抽出手,对人勾勾嘴角,像失去魔法的灰姑娘,钟声响起时并不能算得上优雅的转身仓皇而逃。詹姆斯久久盯着人的背影,从头到脚除去身高没有一个点儿像他钟情的那个人…他自嘲的笑笑,反身将目光投回舞台上:钻戒安然无恙,罗密欧在他旁边抱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知道又是哪个秘密机构的特工把这次功劳抢了,不过这样说来这小贼还不用我们出手。男人低声应和几句,视线却微微转移注视着璀璨夺目的珠宝,第一次举起手里的叫号牌。

 

 


        孟天前脚刚踏进大卫停在门口的悍马,手指便利索的把贴在脸上的材料拆了下来揉成一团扔出窗外。俄罗斯人坐在驾驶座上一踩油门,豪车已在空旷马路上飙出老远。


        “谢了大卫。你没事吧?”


        “假如某见色忘义的人没有抛弃我的话,我想会更好些。”后视镜上孟天正从车底抽出喷雾消去自己头发上的颜色,大卫咳嗽两声把窗户摇下来,加快车速闯了红灯。距离比利弗山庄还有很远的路程,车体无声的在海滩边的波澜起伏边滑过。孟天脱了那套颜色花哨的西装,把自己裹进早早放好的浴袍里。他的指尖还在不停地颤抖,好像还有男人掌心的余温。


        有惊无险。

 

 

        詹姆斯推开套房里间的门时已是将近十二点的深夜了。床上鼓起一个包,灰姑娘睡得正香。男人坐到床边把他拍醒:“醒醒,辛德瑞拉?”


        孟天本来就没睡,感受到人的动作于是干脆恶意地把身体往他身上一压,揉着眼睛探起身体,然后那双熟悉的手便拉住自己的指尖,什么冰凉的东西牢牢套在自己无名指上。他瞪大了眼望着黑暗里依旧闪亮着的一点:那枚钻戒。他惊讶的目光和男人温柔的眼神交错。


        如今它正被人牢牢套在自己的手指上。詹姆斯从怀里掏出另外一个红绒盒子:“May I?”


        “你知道,我不喜欢拖欠什么。”男人的语调还是带着些不可一世的骄傲。孟天微张着嘴,缓缓接过那个被托在掌心的盒子。


        这倒都是天意设计好的…他取出那枚指环,戴在那人无名指上。


        “我宣布你是Martin Wiley Jr.的合法丈夫了。”刚才所担心的一切好像都灰飞烟灭,努力压下胸口涌动,孟天吻上詹姆斯的嘴唇。特工的双臂拥过他赤裸的肩膀,好像在宣誓眼前人已经彻底被他占有。


“I love you, Martin.”

“Me too.”

 

从前有这样一个童话故事,灰姑娘在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之后落荒而逃,王子在一番寻找之后,最后才和她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而詹姆斯选择跳过这个过程。

他才不愿意放过自己的辛德瑞拉。


评论(5)
热度(53)

© 尹辣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