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辣辣

🤔

【双豹】I Do Wanna Know 01

CP:Killmonger/Black Panther, Erik Stevens(N'Jadaka)/T'Challa,斜线前后有意义。

分级:PG13

WARNING:OOC!

我已经十年没写过欧美圈的CP了,肯定会OOC的大家麻烦放过一下。没肉,很甜的没头没尾小日常,糖而已。另外想做一个AO3扫文,想看的大家评论劳驾戳一下?www




“如果你输了,你得把那辆最新的兰博基尼送给我——他们亲自送给你的那辆深紫色。”

 

“我不会输这个。”高贵的王抬了抬头注视着屏幕上的两方对阵,卡牌尚未翻开。“如果我输了,我会再订做一辆黄色的送给你。”

 

“成交。”埃里克从床上坐起来,被子遮住下半身而空气中暴露良好的肌肉曲线。他握紧拳头显然非常喜欢赌注,完全不谈自己要付出什么。但特查拉几乎什么都不缺。

 

这将是历史上有关于家庭问答这一节目最大的博彩项目,题目是当你入睡前会做些什么。一共有十个答案。他们已经看了两个小时的家庭回答录像带,并没有起床的意思。

 

“刷牙。”特查拉抢先开口。这是个非常安全的答案,他正好与右边家庭的女主人有了相同的答案,夺得十分。

 

“喝牛奶。”埃里克说,“这是美国人的生活习惯,我比你了解。”

 

“我想这可没有什么不同。”国王按下暂停键又放开以控制游戏进度,“我想...吃零食?”

 

“特查拉,你这是抄袭。警告一次,不准继续学我。”他的口吻真让人脸红,埃里克又躺下来单臂垫着脑袋倒在特查拉身边。“洗澡。这个你都想不到?”

 

“我刚到奥克兰,相当,相当昼夜颠倒。”特查拉想了想侍女们常做的事情。“整理被子?”

 

“你可以稍微肯定一点,还有两个回答而且你也不能再修改了。”埃里克发现主持人给出了第二个正确答案。“十五分的零食原本应该算在我头上,但是我有个杀手锏——至于现在,参加Party吧。”

 

“喝酒?我感觉答案应该更常规些。”

 

“你不想试试我的杀手锏吗?真的挺接近了。卸下隐形眼镜。”

 

“我不觉得你应该有什么杀手锏之类的...”特查拉抱着被子皱眉,“拥抱?”

 

埃里克得意地笑了:“哈!差点以为你就要猜出来了。做爱也是一种答案,真不敢相信你就忘记了昨晚的事情。”

 

特查拉望着他瞪大了眼睛。屏幕上的主持人高兴地宣布埃里克的选择是最高分答案,一辆兰博基尼正慢慢向他驶来。埃里克的胳膊压在他身边,嘴唇贴近心满意足。这里可是美国,瓦坎达的王也许也会水土不服。

 

 

 

 

作为王你得会很多东西。不得不说特查拉在改变生活方式这方面也颇有心得——他已经学会看货架上事无巨细的简介。但是也许是因为奥克兰的生活相比其他日子都容易得多。无需拯救世界,于是生活被简单地分割为奥克兰与瓦坎达,让他如平凡人般生活。他在瓦坎达的时间居多,但是偶尔在奥克兰街头游荡休假也不是什么坏事。

 

尊贵的瓦坎达国王开车路过爱莫利维尔的街道。爱莫利维尔以及整个奥克兰的情况都在瓦坎达的援助到来之后有所好转,街道的篮球场更新了设施,裸露在空中的电线上鞋子的数目也明显有所减少,他们的努力并非毫无效果,也无需那么悲观。特查拉显然为此感到高兴。

 

但偶尔国王也会惹上麻烦。

 

他提着装满切达奶酪的袋子下车便有人凑过来。他下意识拉下卫衣上的宽大帽兜衫不让人任何认识瓦坎达国王的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但幸运的是他们也许都没什么时间看电视。接下来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处理他们。人数只有三个,但是身高都超过六英尺。有一个拿着棒球棍的,身前的人也许携带枪支。

 

“哇哦,你有辆好车。”

 

特查拉的大脑已经给出了他最好的结论。他应该把这些人都击击昏然后找护卫来处理,然后换个地方居住。他的右手掌贴近左腕苏芮留给他的手环,这显然引起了混混们的主意,有人举起他的棒球棍,在特查拉转身击昏他之前——

 

 

“你们在干嘛呢?操,富兰克林,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埃里克出现在楼道口,轻而易举地撞开一边的偷袭者让他重重坐在地上,随后两条长胳膊紧紧抱住他。富兰克林是特查拉的新名字,他显然对这出戏心领神会但不懂埃里克的目的在哪里。但随后他便明白了。

 

为首的混混认出了埃里克的脸,他们惊讶地看着他。也许在他们印象里埃里克是爱莫利维尔昔日的传奇,但依旧也是传奇。事已至此他们必须给埃里克一个面子,几个人如同亲兄弟般击掌,看那样子甚至想找他签名文在自己身上。富兰克林松开埃里克,站在楼道口的台阶上看着他们离开。

 

“好了,现在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埃里克站在下层台阶上扒拉他怀里的袋子。

 

特查拉低头看他:“富兰克林是什么?这个名字听起来...”

 

“GTA5。”埃里克看到奶制品后满足地一笑,明白特查拉没有听懂这一点,他又补充。“看在侠盗猎车手五这么出名的份上。富兰克林是男主角。”

 

特查拉点了点头,这是埃里克喜欢的游戏之一。但是埃里克的话还没说完,他意识到很有趣的一点,恍然大悟:“但是你不是富兰克林。也许我更像。”

 

“为什么?”特查拉拿出钥匙打开门,埃里克先一步蹿进去,站在狭小的公寓看着他。特查拉下意识地觉得也许不应该问这个问题,回答并不会让他们两个高兴。他刚想道歉,但埃里克摇了摇头。不需要为此道歉,他想。

 

“这个比喻不好,我更愿意说自己是拉马尔之类的。那个嘻哈歌手。”埃里克对上特查拉认真注视他的眼睛,摊开手笑。“我们都不是富兰克林。”

 



 

 

那天晚上他们去了一家汉堡店。依旧是在黑人街区之内,他们路过夸张的涂鸦和街头拿着麦克风表演希望得到钱买酒被人赏识的艺人。这是他们的故事,无人愿意追根究底。连锁汉堡店里坐着很多人,他们都遮着半张脸鬼鬼祟祟地在窗边。但还好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其实特查拉并不懂非冰冻的薯条为何对埃里克那么重要,加双份芝士的汉堡和他的身材并不匹配,但这样的埃里克和他在瓦坎达任何一片刻看到的埃里克都不同。

 

埃里克面前的盘子空了,于是吃他的薯条。他的汉堡也差不多吃完了,他们并肩坐着,外面逐渐昏暗。汉堡店在这里算是敞亮的,有明亮的白光。对面的公寓还昏暗着。

 

“我经常在这里学习。”埃里克突然说。“下课之后。”

 

特查拉不会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也不会问他还要做什么。他安静地听着,听埃里克给他讲了个颇为感动的励志故事。对面的公寓终于亮起灯来,这里住着也许没那么富裕的家庭,但每盏灯下都有埃里克没有的故事。

 

“在瓦坎达也有这样的事情吗?”

 

特查拉居然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愧疚感依旧持续细密地如同针扎在他胸口,而他的子民如何他亦无法保证。特查拉垂下眼睫,埃里克的手掌轻轻按在他掌面上。温度的安抚是坚定而反常温柔。

 

“这些人总是讨厌同性恋,但也没有人想死,是吧。”埃里克哼笑了一声,继续偷他的薯条。“如果你想哭的话——天啊,真的很肉麻。”

 

特查拉被他逗笑了,他摇了摇头,眼里落进奥克兰的灯火。他暗自许诺这一切不会再发生。

 

埃里克相信他。

 

 

 

 

 

 

埃里克在抓起一把纸袋里的爆米花,津津有味的品尝垃圾食品的同时对国王在一档深夜脱口秀上的表现评头论足。因为国王的脱口秀首秀显然是成功的也是滑稽的——他有些过分拘谨和柔和,这种身份和态度之间的反差让人忍不住捧腹大笑。这种态度是否只是单纯对节目的迎合并不重要,只是这足够博埃里克一笑。

 

特查拉半躺在他身边的沙发上单臂撑着下巴看着自己在屏幕上露出的微笑忍不住扬眉,微微斜眼注视着把热狗锡纸揉成团精准射进垃圾桶的雇佣兵。“我以为这是你的建议?”

 

“这不等于这主意不好。”MIT毕业生同样准确地用他的理科生思维指出这一点。“我说了你得保持权威感,但是你坚持要‘展示瓦坎达人民的亲和’,你的目的达到了。而且他们爱死你这口音了。性感的非洲口音——告诉我,有多少女孩想当你的王妃?”

 

特查拉是个聪明人,他自然选择避开这个敏感的话题以免在日后让埃里克有机可乘。国王咳嗽一声将目光转回屏幕上,手掌非常自然地略过埃里克的胸膛去抓垃圾食品。那只手还没有来得及抽回便被攥住,特查拉听到沙发那头有人哼笑,温热的唇角落在他掌面。

 

“真没想到瓦坎达的国王会被一个美国脱口秀主持人问倒。说真的,你敢相信这个?”

“还是不回答为好。”

 

 

Better not to answer, your highness.



*家庭问答:一个我看来巨无聊无比的节目。不知道有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看,偶尔很好笑。就是一个问题你回答,几个答案分数从高到低。

*电线上的鞋子:据说是drug dealer做交易的地方,不敢打中文是因为怕被屏蔽【。】...不可考,但是我猜测他俩住的地方是在黑人区爱莫利维尔,湾区的gangster很有名。

*富兰克林 GTA5的男主角,住在洛杉矶(在游戏里化名洛圣都)的黑人区,替人收债,由姨妈养大。类比和游戏剧情有关,不想剧透,贴个GTA5的介绍链接。:戳我

评论(1)
热度(89)

© 尹辣辣 | Powered by LOFTER